布丁-沉迷学习陷入昏迷

不知道是大号还是小号的杂物堆

哎开学升初三,哭泣,接下来为了准备中考可能更的更慢了,哭哭

一个非洲佬,靠ichu的高出率坚强地活下去×

攒的三十连居然无氪出了帽子屋会长,此生无憾系列,决定好好复习等11号考完试再浪

目前主堆ES,是个Eichi&puka&司糖厨,吃的cp是涉英/薰奏/レオ司/凛绪/零晃/泉真/弓桃/千翠/星北/阿多飒/红敬/友创/宗mika等等一堆,而且比较杂,偏好各种大三角但是三角的粮因为能力有限所以应该不会有×
不知道为啥涉涉的cp除了涉英好像都是我雷区,疑惑(。)

最近有个all白的爸爸安利我王者农药,入不入坑,这是个大问题(。)

刚刚循环完花丸第八遍……

然后意味深长地盯了安定的发夹好久……

然后……

哎哟我靠我昨天去漫展不是买了两个很像(不是)的吗!

我一拍肚子(?)找出两个小夹子,我好兴奋啊!

各位缺梗的太太看这里……?

大家好,我只是来记个梗(其实是真实事件)
今天去逛了G市的漫展,感叹着怪盗涉和执事薰真他妈帅,但是,其实我觉得,我今天看到的最有爆点的cos是黑白棋的泉和真,上午的时候黑白棋的TS和司在5号馆的ES铺面旁边说说笑笑(顺便,这个昴流戴了个眼镜,全程和北斗盯手机然后笑笑笑)然后毛跑掉了,我也去逛其他地方了,我再过来的时候毛回来和司在聊天(这个时候昴流和北斗还在看手机),真不见了,然后高能是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我和DYW大佬去6号馆买吃的,走到一半看见上午那个黑白棋真和黑白棋泉一起往卖吃的的地方走,吓得我赶紧跟上,然后因为比较窄所以这两个人差点被挤散了,然后,然后那个泉估计是抓着真的手(也可能是手腕?没看太清)就迅速往前挤出人群,此时正在后面拼命一边挤一边想拍照的我:???后面我就没看到这两个人了,最后我们准备出馆下楼的时候,我一眼瞟到这两个人——
真我估计是在跟旁边的人聚众打拉拉,然后笑笑笑,泉就在旁边吃吃吃然后看真打然后还给他喂啊?!
此时的我:???妈的泉二胖!
而且后面司好像还来找他们了,说什么怎么还不回去,然后泉又说了一串我没听清,大概是要等游君打活动(大概?),此时的真:哇XXX(应该是这个泉的圈名)你看我EXFC啦!
然后泉:哇你手速什么时候练这么快的
然后balabala一堆,司感觉完全插不上话,最后选择拿出手机和这两个人一起聚众打拉拉(。)
这个时候,因为不打ES而不明所以而且头晕的DYW大佬催我赶紧走,于是后续我不知道。
妈的狗粮,我死了
全部流水账,感谢看完梗的太太。
真的有太太愿意写吗?

国庆节我还是诈个尸……

预计国庆后期会有3到4篇cp目前不明的粮……

高产的国庆,身为初三狗的我可能这个月只有这个星期在专心产粮了,理科好难学呜呜呜

我的妈!!!

各位爸爸们儿子来还愿了!!!

日服出率好高啊!!!

剩下那篇点文我要写Leo司就这么决定了!!!

沉迷了一会儿少前,然后抱着德皇大喊我不出坑了随手来了一发ES十连

我、日。

这张游君,是第二张了啊……

泉总真是有先见之明(意思意思看了看卡组里的泉)

我靠哈哈哈哈你们这群人怎么回事我们好好开live不行吗哈哈哈哈

最后迷之敬英涉大三角发糖?

都、都市传说是真的???

这是海选特质十连哦???

懵逼中

卧槽卧槽卧槽(#゚Д゚)

我我我十一连终于脱非了!!!

想着七夕最后一小时抽完攒的三百张唱片结果!!!

2LE2SR!!!卧槽!!!

6P是激动极了想着坠机也无所谓了结果起飞了的机票!!!

虽然两个I♥B成员都不是朝阳但我也心满意足了!!!

前排出售欧气!!!

顺便安利改名玄学!!!抽前我把明显是双子推的我的ID改成了求朝阳!!!

以上!!!祝大家都能出自己想要的卡!!!

【ES/凛绪】来玩谁先睡着谁就输游戏吧


50fo点文第一篇!我其实近期超喜欢搞栗子毛啊,还有好几个文档存的都是没写完的栗子毛,药丸(。)

这个是前年我和姬友在坐长途汽车时的无聊game,被她提起来了,于是灵光一闪当梗写了(。)

时间轴在TS和奶次出道后,参加某个历来活动都很迷的综艺节目(。)然后因为在某站直播(?)所以有写弹幕(。)『』内是实时弹幕(。)

本质上是一个用来和姬友互相伤害的制杖短篇(。)

OOC*3

————————

接下这个综艺绝对是个大错误!

「Knights」的制作人这么后悔地想着。

这个每期都新花样层出不穷的综艺节目,总会让嘉宾玩一些奇奇怪怪的游戏。

这一期节目里,节目组经过商讨决定,在最后一个环节,「Trick star」和「Knights」将参加一个非常不得了的游戏——比赛不睡觉。

而就在刚刚的现场抽签中,「Knights」的“出战选手”,是——朔间凛月。

啊,凛月,看来是又要被黑没综艺感了。

『卧槽哈哈哈哈这个节目组药丸』

『栗子:???我要睡觉』

『哈哈哈哈泉总纠结了那么久结果居然抽出来栗子哈哈哈哈今天非的可以啊』

『我的妈你们看岚姐姐脸色都不对了哈哈哈哈哈哈』

『重点难道不是Leo吗哈哈哈哈你看那个难以置信的眼神哈哈哈哈哈哈』

让一个整天都忙着睡觉的人去比不睡觉,这不是自动弃权是什么啊。

“不,我们还有chance!”看着集体陷入沉默的前辈们,司有点激动,“如果「Trick star」的前辈draw衣更前辈的话……”

『诶跟岚姐待久了司糖也变得好懂啊www』

『不过四分之一的概率不大了啦www』

『←前面绝对在立flag,五分之一的概率都抽到栗子了啊www』

『哎自从当了司糖P我的英语越来越好』

『前面的情敌来握个手2333333』

“好我们再来看看「Trick star」的抽签结果!”笑吟吟的女主持凑到拿着写着名字的纸条的明星昴流身边,“会不会真的这么巧……呢?”

纸条上赫然写着几个在清晰不过的字:

衣更真绪。

要完,要完啊。

『……这概率真是够够的,节目组真的没有事先设置好吗……』

『绝对没有,你们看主持人那懵逼的表情堪比刚刚的泉总哈哈哈哈』

『昴流小天使今天真欧,我栗子毛发糖预订』

『你栗毛还嫌糖不够多吗,我一个站错cp的毛真只能蹲坑里哭』

『←哈哈哈哈前面简直real心疼赶快吃下我这口栗毛安利』

现在,朔间凛月和衣更真绪被送到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沙发,地毯,小桌子,电视,和几盆绿色植物。

暖光把整个房间烘托的十分温馨,让人感觉下一秒就能倒在沙发上睡着一样。

于是朔间凛月的确这么做了——从进门起,凛月打量了一圈这个小房间,看到沙发时眼前一亮,于是他直接扑向沙发抓起毛毯倒头就睡。

“……凛月,你是来参加谁先睡觉谁就输的比赛的你还记得吗?”

“……反正就是个游戏嘛没关系没关系……哈啊——好困……”

“……起码也撑过五分钟吧?「Knights」的live你是怎么坚持住不睡着的啊?”

『毛毛好问题!港真我也想知道_(:з」∠)_』

『赌五毛在梦游×』

『←噫还不如赌在想mao』

『怎么就开赌了???歪妖妖灵吗???』

“……你就当我在梦游好了……”

『我的妈栗子神回答哈哈哈哈』

『天哪前面那个基佬紫这是我的五毛!』

『滚犊砸!谁是基佬紫啦!我一个阿多厨容易吗!』

眼看着凛月已经快睡着了,这游戏要进行不下去了,节目组已经开始商讨要不要启用方案B的时候,坐在沙发另一头盯了凛月许久的真绪突然发话了。

“……那凛月,要不我们俩单独玩个游戏?”

“……”朔间凛月没动。

“规则还是按这个游戏来,如果你赢了呢,我就让你随便指定一句话发推?”

“……”朔间凛月睁开了眼睛。

“挂一个星期?”

“……”朔间凛月坐了起来。

『救命啊这个毛毛是天使!』

『节目组和奶次的制作人肯定感动到痛哭流涕啊!mao是世界的宝物啊!』

『我的重点是栗子那么期待的眼神是想让mao发什么啊2333333』

『←赌一包辣条是爆炸性发言,比如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啦又被凛月啃脖子啦一类的』

『←前面那个基佬紫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阿多厨2333333』

『感觉毛毛给自己立了个不得了的flag,这么厉害的奖励估计栗子是要稳赢(。)』

“是这里吗?”此时的真绪已经从工作人员妹子那儿套到了可靠情报——这个房间里有许多解闷的东西,但需要自己去寻找。

比如,节目组专门刻在光盘上并且藏在花盆底下的电影。

看了一眼题材,喔,吸血鬼啊。

封面上的吸血鬼青年露出沾染鲜血的锐利獠牙,猩红的眼瞳里倒映着一个银发女孩子的背影。

是喜欢的女孩子吗?

真绪看了一眼坐在沙发另一头晃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朔间凛月。

总有一天,凛月的心里也会有这样一个对他来说十分重要的人吧。

“凛月,看电影吗?”

“……”

“……那我放了?”

『哇毛毛居然找到了碟子啊!看了封面突然不敢看了』

『←前面别怂,其实这是个文青爱情片(然而并不是』

『这种题材被吓到的肯定是毛毛啊!?同为尖端恐惧症表示连个吸血鬼相关的电影都不能好好看』

“这是一个,在小镇中流传许久的故事。”

片头,黑发的青年站在阴森森的森林里,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在努力回忆自己的过去。

『诶这个演员长的有点眼熟啊』

『电影名字也很眼熟啊……基佬紫出来鉴定一下?』

『都说了老子不是基佬紫!这个电影……我靠???!!!』

『这不是昨天刚上映的电影吗?!?节目组好有钱啊?!?』

『是零尼,是零尼啊啊啊啊!老人家我喜欢你啊!!!』

在弹幕区一片爆炸的时候,凛月也已经认出了自己的“病菌兄长”,并且内心毫无波动地换上一副嫌弃的表情。

真绪又开始担心凛月会不会就这么躺下睡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凛月非但没有睡着,反而非常精神地坐着——并且保持着那个嫌弃的表情。

『哈哈哈哈栗子的嫌弃脸赶快截图哈哈哈哈』

『朔间骨科疑似发糖?可我站老人与狗啊?』

『前面老人与狗的憋跑,去看看薰哥刚刚发的推保你下楼跑个五十圈再打一套濑名拳才冷静得下来』

『233333濑名拳是什么啊教练我想学!』

『教练:你TM什么都想学!』

零在片中出演的角色名为寻,一个在月色朦胧的森林里醒来的吸血鬼青年。

记忆里只剩下一位银发少女的背影和少女哼唱着的一首歌。

她是谁?

她会是谁?

于是,寻进入了小镇,一边隐藏身份,一边试图找回记忆。

“……”这个时候,真绪看了看刚刚一脸嫌弃是凛月。

咦,凛月人呢。

为了营造气氛而关掉了灯的房间里,电视发出的亮光是唯一的光源。这个时候,一旦离开电视能照到的范围,就没有人能看到凛月的行动了——为此,节目组已经将黑暗中的摄像机换成了夜视仪。

真绪有点害怕地缩在沙发上。

一台夜视仪照到了在黑暗里缓慢前进的朔间凛月,而凛月也发现了这个仪器。

“……”凛月向摄像头招了招手,然后做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栗子好可爱啊!!!【失去理智.JPG】』

『栗子你憋这样我控记不住我记几啊!!!』

『毛毛才是啊缩在沙发上简直萌杀我!!!』

『栗子在干嘛啊,埋伏着等一会儿吓毛毛吗』

『如果那样栗子根本不需要埋伏啊,亮出虎牙去咬毛毛肯定直接吓懵啊!』

『←前面基佬紫真是够了,你想让这个这期被禁播吗www』

『←所以说谁是基佬紫啊!而且你这语气明明很期待嘛www』

不知是真绪给出的奖品太有诱惑力还是夜晚格外有精神,凛月的眼睛泛着微光,一扫平日里慵懒的状态。

“朔间君在这里干什么呢?”过了一小会儿,悄悄过来调整摄影机的工作人员小声问到。

“……”凛月笑而不语,指了指衣更真绪所在的方向,“……啊,没什么,只是想从这个角度看一下十岁的时候我和真~君一起看电影时真~君超有趣的反应。”

能让凛月觉得有趣的反应?

此时的真绪并没有感到一丝不妥,还是缩在沙发上,偶尔想想凛月到底跑到哪去了。

不过很快,凛月所说的“有趣的反应”就出现了:此时,电影的主人公进入了醒来时所在的森林,而真绪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只见他拿起了一个抱枕——当防具?

『mao好可爱啊代入感这么强烈吗!』

『简直就是我啊情不自禁就把自己带入到主人公身上去了!』

『凛月居然笑了!笑了啊!诸君我要守护这个笑容!』

这个时候的真绪,就像在梦游的人,一旦被“叫醒”,一定会被吓一跳。

凛月深知这一点。

毕竟十岁的时候因为好奇把入神的真绪吓“醒”了,自己直接挨了一记无差别攻击这件事情,他还是记得的。

不过这个时候,他有更好的想法。

寻继续在黑暗的森林中前进。

这里有他的同类,和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一步,两步。

嗒嗒嗒。

一、二、三。

吸血鬼发出的声音越来越近。

“……哇!”

“啊啊啊啊!!!”

凛月有些张牙舞爪地从黑暗中跳出来的瞬间,衣更真绪整个人缩进了毛毯里。

『卧槽栗子把我吓了一跳(#゚Д゚)』

『别说毛毛这种入戏深的我都要被吓到好吗!』

『啊,凛月的虎牙在反光,天要亡我』

『←前面尖端恐惧的绿字坚持住啊!』

朔间凛月就这么站在电视前和缩在沙发上的衣更真绪对峙有了一会。

“……真~君?被吓到了?”

显然,凛月并没有预料到这个精神攻击的攻击力有这么高。

但他能感觉到将自己包裹在毛毯里的人在微微颤抖。

这个场景,就像那个让真绪对尖锐物产生恐惧的时候一样。

凛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真绪,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

他只能回去坐在衣更真绪身边,许久才说出几句话:

“……真~君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呢,果然其实还是害怕的吧,那就不要逞强啊,故作镇定地放这种题材的电影本来就会这样的吧?不过没有办法,在没有人可以依靠的时候,就哭出来吧,我会一直一直听着的哦。”

也许是这样温柔的语言的确有治愈人心的作用?真绪慢慢停止了颤抖,但还是整个人都藏在毛毯下。

“……真~君?”掀开那层有些厚的布料,衣更真绪身体微微倾斜——呜啊,睡着了。

『……好安静啊』

『←我还以为自己关了弹幕啊……』

『我天,这个栗毛糖太甜了吧……』

『这个栗子为什么这么温柔啊妈妈我要嫁给他!』

『友情提示想嫁的妹子,目前来看栗子只对毛毛有这种温柔态度哦』

很快,衣更真绪被叫醒了,节目主持人也例行公事般念出那些颇有些无趣的结束语,在直播间关闭前,几条新弹幕被刷了出来:

『其实栗子为什么要跳出来吓毛毛啊,为了计划通吗?』

『←这你就不懂了,我凛月绝对不是这么有心机的人,这个是有原因的』

『诶前面橙字求解释』

『因为啊,上期节目不是请了UD来吗?零尼说过自己把栗子拖去看首映了,栗子知道剧情——如果他没吓毛毛,那毛毛看到的就是更恐怖的画面了……』

————fin.————

大概算个欢乐向?啊啊啊感觉自己全程在胡言乱语羞耻到爆炸【哭哭】

特意踩着七夕的尾巴发的(是你手速慢吧),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w

想写一个男友力高的栗子失败了,于是写了恶作剧的栗子www

啊至于栗子最后让毛毛发了什么推自己猜啊(。)

啊,会长他,真是太美了(?)

好的好的,没钻了休肝了,从晚夏开始我无限期平刷,一颗钻都不浪了,小黄书也是,等帽子屋会长(哎可惜体育祭不能抽puka和薰哥了(。)

好的那我终于有时间一边搞文一边画画了(?)

预计七夕把第一篇点文搞出来(你的手速???)